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岩的博客

爱出者爱返,福往者福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脸蛋  

2013-04-25 12:36:26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   今天,同事海飞说:“大姐,她也是甘肃的,是你老乡哎!”
         我看见了一个文静的女孩,整齐的刘海下一张白皙的脸庞。我友好地冲她笑了笑,她也回应我一个温婉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甘肃的不都是红脸蛋吗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她怎么不是?你怎么也不是?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家离定西远不远啊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我突然想起多年前在深圳,有人居然问:“你们甘肃是不是沙漠,有没有骆驼?”
          我不禁哑然。
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,甘肃人不都是红脸蛋。像我家天水,四季分明、气候湿润,人称“陇上江南”,风景秀丽、历史悠久的“麦积山”,更是享誉世界。谈不上沙漠,更与骆驼无缘。而定西、陇西有些地方尽管有“红脸蛋”,却物产丰富,那里生产洋芋(土豆),且因品质一流,其品牌“黑美人”等创外汇、远销海外。
         说起“红脸蛋”,似乎每个地方的人自有不同。乍一看去,或多或少都会带着她生长的那个地方的特征。就像甘肃有些地方的“红脸蛋”,老家也有人戏称“红二团”。意思是说,从这些地方生活久了,都有两个红苹果一样的脸蛋,这是故乡的水土烙在身体上的印记。我却以为这是老家的一点私心,好让自己的子孙走出去,有别于都市的繁华,不至于迷惘,而保留一片山一样纯净、宽厚的心地。
        不信,你试试,但凡有红脸蛋的甘肃人,大多诚实、敦厚。
        也许是源于故乡的水色和地理,因为地域的不同,我总能在众多的人群中,发现一张亲切的脸。那张脸肯定能说出只有家乡人才能听得懂的乡音。那种亲切的声音,没有刻意的措辞用句,没有普通话里的书面表达。那些用汉字不能书写,除非乡亲不能分辨的俗语方言,犹如一条小溪,潺潺涓涓、清澈透明,或急或缓、或远或近,总是那么自然,那么让人舒服,让人不用设防、不用思考,便亲近得很、熟悉得很。就像老家门口的一朵小菊,碾麦场上的草垛一样。不论贫与富、远与近,都让你我在瞬间坦然面对。那么,谁还能、谁还愿意想起那些表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贬义词呢?
       有一天,在车间里看见一位技术员,我说:“他是我老乡!”身边的同事很奇怪。我忍不住用家乡话问他:“牛(你)是阿里(哪里)呆?”他说:“清水呆啊!”啊!果然是老乡。在这千万里之外,尽管从未谋面,但能用只有自己懂的语言对话,而且是一个市、一个区的,还是让我莫名地有些激动。家乡人那宽而平坦的额,两眼之间、两眼与眉之间远远地距离,方而敦厚的脸,就像那里的大山一样厚实而坦荡。不像南方人,两眼藏于眉下,有点深邃,细致的脸、急促的语,有点精明。而那吴侬软语,缠缠绵绵,更是让我不能分辨。老家人说话则总是明明白白、坦坦荡荡。
      “红脸蛋”呢,许是因为地理因素,有些地方海拔相对较高,有风沙、水土不同吧。所谓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,山的儿女自有山的的特质。我的女儿,出生在老家农村,三岁多才到城市里生活,尽管现在白皙灵秀,两岁左右的时候,带她到城里的小姑家,大家也说是“红二团”,倒没有贬义,只是觉得像红苹果一样可爱!
       我亦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是不是也是“红脸蛋”。那是一个扎着羊角辫的丫头,成天提溜着攀笼(盛放野菜的一种篮子),满山慢洼跑。仅存的几张儿时照片,也是黑白的,更分辨不出脸蛋的颜色。如今,在城市生活得久了,早已远离了泥土,我只是那根系里的一根枝条,生长在钢筋水泥的都市里。而那山里的老家,那有着可爱“红脸蛋”的故乡,才真正是心灵永远的家园。

 

红脸蛋 - 乡岩 - 乡岩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3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