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岩的博客

爱出者爱返,福往者福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今天立春  

2014-02-04 12:10:47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      睡梦中,似乎听见千军万马呼啸而过,旌旗迎风招展,脚步疾驰而来,醒来愣是回不过神来。看看孩子睡得正香,屋里一片寂静,便静静地躺在床上。

      窗外微微的灯光,把院子里的树影投到墙上,疏影横斜、灯影清浅、摇摇曳曳、朦朦胧胧。忽而,疾风劲驰、落叶横扫、远远近近、咿咿呀呀。一瞬间,觉得世界是如此浩渺,在这广阔无际的天地间,我是那么小,小的微不足道,只好蜷缩在自己的角落里,望着云卷云舒、花开花落,听着窗外切肤的鹤唳风声。那一缕思绪便如同备受冷落的孩子,一直远远地望着我,被我时而想起、时而忽略,总也没有功夫、没有心思亲近,只在心里存了一缕歉疚和淡淡的想念。这一刻,我只好轻轻揽她入怀,一点点融化着这许久都未曾触碰、不敢触碰的寂然。

         忽然想起,今天是2014年正月初五,今天立春。哦,今天立春了,窗外那千军万马的嘶哑,可是时间的声音呢!

       已过而立之年,许多事情早已经不像年轻时那样有热情。而这些年来,究竟做了些什么,有什么能值得一提呢?想来想去,竟然一件也提不起来。三十那天急急忙忙乘车回家过年,车快开时,大包小包的堆里看见初中同学马晓明,说好久不见啊!是啊,毕业都二十多年了,没有见过几次。平时忙什么呢,不知道,反正是感觉很忙,确切地说是很茫然吧。又说起孩子,孩子现在正是当年我们的年龄,看来我们就要老了。这些年来,唯一的成绩就是看着孩子慢慢长大,个头长过了我,从牙牙学语到戴上红领巾,如今已经像个大人一样站在我身边,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。在这不长不短的二十年里,其余都是一片空白,什么也想不起来了。这长长的岁月,竟然在这一刻浓缩成一杯水,一杯温温的开水,慢慢喝着,舒服自在,却没有味道,也不需要味道。我们都陷入了沉默,车里的人都谈论着过年,晒着各种各样的年货,年轻人更是听着歌、兴高采烈。我想,我当年也是这样吧,这样地盼望过年、喜欢过年。而现在,过年只是要尽尽做女儿、做妈妈、做一个家庭女主人的责任,对于自己好像没有了太多的要求。

           一年一年过来,越来越怀旧、越来越感叹。总是说起以前,以前怎样挖野菜、割猪草、捉迷藏,多么多么快乐,女儿说,你那些都过时了!说我上学的时候吃黑面馍馍、玉米面片片,偷摘还未成熟的苹果吃,可女儿连家里再怎样好的水果都爱理不理的。时间过得这么快,几十年了,竟然没有痕迹,只有偶尔小时候的玩伴、小学、初中同学一起坐坐,便拉开战场,如数家珍,没完没了。不知道从哪里看过一篇文章,说我们这些从农村出来的人是边缘人。边缘人,的确很贴切。不管我们在城市生活了多少年,不论在城市里混得怎么样,总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东西,根植在我们的骨髓里,我们从来都不曾改变、也不想改变与生俱来的那种土地的信息。我在农村老家出生,在那里长大,在那里获得的所有认知和记忆,都是这一生无比珍贵的财富。这些年来,老做梦,梦里从来都是在老家十年前就已经拆了的那座老屋里、那个土炕上,从来都不曾梦见城市里的一点一滴;梦里从来都是在杨家寺中学那个早已不复存在的校园里,在学校后面那片小树林里;梦里从来都是和奶奶在一起,女儿从来都是两三岁时的样子,醒来了,奶奶手里的温热,女儿圆乎乎的感觉,久久挥之不去,久久不去。梦里有大片金灿灿的麦田,在风里连绵起伏;有开满野花的大片山坡,在阳光下清香沁脾;还有长长的峁水河清澈见底;有时候还会梦见高中时那个瘦瘦掘掘的同桌,一切都在梦里,就是梦不到现在的生活。这种时候,总有一个冲动,说要回去,等女儿大学毕了业,我就回老家去住。我厌烦城市里的车水马龙,高楼水泥,人住在楼房里,就像住在半空里,接不上地气,摸不到土地,不踏实,就像嫁接的枝条,总怀着一种想念的心思。可我深深地明白,回去也许是一件很渺茫的事,城市让生活更方便,这种方便时间久了会产生依赖,而且,不论在哪里,生活久了,也会日久生情。只是那颗回去的心,始终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。于是,我们都成了边缘人,城市的边缘人,人在闹市,心在边缘。我们喜欢和农村来的人打交道,喜欢自己弄花弄草,喜欢吃杂粮五谷,喜欢上山、喜欢不时地去乡下接地气、触摸自然。一看到土地就亲切,一看到大戏、社火就欣喜,一看到油菜花、麦田就心潮澎湃。这时候,那些关于家乡的歌,那些关于故乡的文章诗句,总是那么懂得我们的心思。后来我才明白,小时候看书是读文章,现在看书是在读生活,那些文人骚客们总会把我们的感受写成文字,这些文字在不经意间就会在我们心里复活,是切合了某一个情境,于是我们便永久地记住了它,并且久久吟唱,久久不忘。

          天已微微有些亮了,窗外落光了叶子的树枝在风里挥手致意,是在向我示意吗?抑或是在向谁招手。你听,风的脚步一直都没有停歇,卷起地上的落叶,扬起尘土,越过高山、扫过藉河、呼啸而去。是奔向另一个世界吗?是不是一个让人向往的世界?

          这些年来,为了生计,总是忙忙碌碌,有时候会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四季更迭,等到柳树成荫,才觉得春天怎么,怎么这么快就来了,其实,春天早已过去,夏天也来了很久了。岁月就这样走着,我总会惊叹,这师院的学生怎么看起来这么小!走到路上,有帅气的小伙子问路,会叫一声阿姨,愕然!之后想想,自己当年也就这样的年龄,真真岁月不饶人啊!以前染发总是染个颜色,现在染发,就问能不能遮住白发。好友灵子戏虐,真可怜,头发都白了!是啊,白了啊!藏在心里的那个梦想,再不努力,就永远也实现不了了,可这些年想起来总觉得碌碌无为。我总是很率性,喜欢做自己喜欢的事,总觉得钱多钱少能生活就是,常常说自己胸无大志,多少有点淡泊、有点自嘲。一直过得简单平静,也没有为了金钱拼过命,只是为了家人和睦尽心尽力,这也算是一种生活状态吗?岂知,很多事,包括梦想,没有金钱是实现不了的。有一个做直销的朋友说,你爱家人,你有爱的能力吗?你能买最好的东西给他们吗?我无语,但我一直觉得最好的东西并不意味着就是爱。我这样的想法到底是对还是错呢?眼看着周围的人都搬进了大房子,冬天穿上了华贵的皮草,动辄几万几十万,开口就是港澳游或者啥啥我没去过的地方,我倒没有了羡慕,不为心动,还一直觉得自己有点小自在。我这是麻木不仁还是不思进取呢?

        年前有朋友西堃主办的“藉河印社”做活动,张老师说去帮忙做书画展销。自己不懂书画,但总是盲目喜爱,社里好几位都是率性诚恳的人,还有几位是老朋友,那些日子刚好有空,便欣欣然去了。大家说辛苦了,我说不辛苦,要一起努力做得更好!忙忙碌碌好些天,也算小有成绩。看着那些书法家、画家行云流水、挥毫泼墨,便又感叹不已。回来给老陈说,我们这些年荒芜了太多,钱没挣到,工作平平,也没有好好努力。你看张老师、赵老师他们写得自然好、画得好,是功夫不负有心人。西堃的字也写得越来越好,平时没少练。我们干不了大事,挣不了大钱,锻炼好身体总是好的,平时多练练字、写点东西总能做到吧。其实是明白的,持之以恒就会做好一件事,姑且不说成功,总得对自己有个交代。今年流行说龙马精神,新年新气象,得有新一年的精神才好!

         抬头一看,天已大亮。远处南山矗立,山头云里透亮,似乎有阳光的样子。一夜劲风,把窗外一师的大操场扫得干净白亮。风止了,院子里的蔷薇静静地伏在架上,树们静静地享有平静的早晨。女儿正在窗前给鸟儿喂食,满满一碟子小米,一小碗清水,每天都引来成群的鸟儿,在窗台上叽叽喳喳。一会儿,她说,今天又来了一只头上有黑色的鸟,还有两只黄绿的,两只白的。老陈说,那很多的是麻雀,黄的是嚯嚯燕,白的是磨面媳妇。我说,远处还有鸽子呢!女儿说,是不是春天鸟就更多了?是啊,春天到了,新的生命就会生发,新的东西自然就会多了。

        今天立春,夜里的千军万马自然是迎春的队伍。

        我看见窗台上的迎春花,有一朵悄悄地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乡岩于2014年农历正月初五清晨


今天立春 - 乡岩 - 乡岩的博客
 
今天立春 - 乡岩 - 乡岩的博客
 
今天立春 - 乡岩 - 乡岩的博客
 

 
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