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岩的博客

爱出者爱返,福往者福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匆匆这些年(一、二)  

2016-06-18 07:25:39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   

傍晚,我出了家门,漫无目的地沿着东大街一直往前走。

虽是冬天里最冷的时候,但风并不是很凛冽,吹在脸上,倒让我觉得有点狡黠、有点惬意,我在心里暗暗朝自己极轻极快地笑了一下,就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迷茫,夹杂着一丝叹息弥漫了整个身心。顿时,整个人就如同浸在温水里一样,而这温水无边无际,轻柔、迷离、漂浮,却又有一种游丝一样的无奈。

路上行人很少,两边的楼房静静地矗立着,风一阵一阵吹过树梢,发出轻轻的呼啸声。我把大衣的领子立起来,把围巾往上拽了拽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。然后从东大桥下面穿过马路,沿着一道斜坡,走上沿河河堤。河面很宽,水面上厚厚的冰,在灯光中白花花一片。一阵歌声远远传来,在空旷的河面上回荡,是凤飞飞的《相思爬上心底》,“相思就像小蚂蚁,爬呀爬在我心底,尤其在那静静的寂寞夜里,它就在我心游移,啊,叫我好想你-------”。歌声来自不远处岸边的一艘游轮,抬眼望去,只看见夜色里霓虹灯闪着耀眼的光。说是一艘游轮,其实,不过是一处外形建成游轮模样的建筑而已。我慢慢走过去,看着那几个在夜空里闪烁的红色大字“匆匆那年”,怔了怔,便走下台阶,轻轻推开了门。

这是一家歌舞厅,是我偶尔光顾的一个地方。

一开门 ,音乐夹杂着一股温热的烟味、酒味和淡淡的脂粉味潮水一般涌来。我朝四周望了望,昏暗的大厅里光影斑驳迷离,舞池里男男女女正跳着一曲慢四,人们和着舞曲脚步慢慢挪动着。我径直走到舞池边一个角落里,脱下大衣,坐了下来。我斜靠在低矮的沙发上,听着舞曲不紧不慢地唱着,看着舞池里一对对男男女女扭动着,散发着一种发酵的味道,好像在酝酿着一个故事,那么遥远、那么迷离而又蠢蠢欲动。我把脖子靠在沙发靠背上,仰着头,闭着眼睛,任凭思绪在昏暗中漫无边际地游走。

一曲终了,嘈杂的说话声和低低的笑声取代了音乐。人们开始陆陆续续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,我听见有人拉着手走过来,有人很礼貌地让座位,有人关切地给女人斟上饮料,还有人轻轻地笑着,有人好像是在女人的屁股上摸了一把,那女人娇嗔地抱怨着,然后促狭地说着什么。我静静地闭着眼睛,静静地听着这一切,感觉自己就像虚脱了一样,轻飘飘的,周围的一切在不断虚化,不断膨胀,越来越缥缈,越来越遥远。

音乐又开始了,是《今夜无眠》,一支中三。有人开始走进了舞池,有人走过来,邀请女士去跳舞。我看见女人的花裙子随着舞曲的节奏在舞池里飘动。

突然,有一串笑声铃铛一样响了起来,就像一阵风吹过,让所有的树叶哗哗作响,让所有的角落瞬间明亮了起来。我静静地坐着,目光穿过音乐,穿过灯光,穿过摇曳的身影和呼吸。彼岸是一袭长发。在隔着我三个座位的地方,那长发瀑布一样背对着我。那样一袭浓密的长发下面,该是怎样一张姣好的面孔呢!这样一张姣好的面容该是怎样一个女子呢?是丁香一样忧郁,还是明月一般皎洁?抑或是一枝迎春的明丽、一枝雏菊的清新、一朵清荷的高雅,还是一朵牡丹的华丽······

这时候,音乐停了,人群开始骚动起来。笑声、说话声,脚步声、杯盏声,掺杂在一起,等人们陆陆续续坐了下来,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。我看见和她坐在一起的,是三个中年女人,她们一边说笑,一边吃东西。一会儿窃窃私语,一会儿开怀大笑。说到高兴处,那铃铛一样的声音就会响起来。

   我静静地坐着、看着、听着,就像远远地读着一个故事,朦胧而美丽。音乐一曲一曲响起又停止,人们一次一次起舞又坐下,灯光红了绿了,变换着不同的光晕。不知不觉中,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。我看着她站起来,离开座位,伸手理了理长发。微胖的身材、圆润的脸庞、朴实、平和而安静,手里鼓鼓囊囊提着好几个大袋子,分明是邻家那位温和的姐姐,怎么想象也不能把这样的形象与那清脆的笑声联系到一起。想到这里,我兀自笑了笑,心里生出一种温情来。

我起身出门,看着她们说说笑笑从我身边走过,走过又走远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

这个冬天似乎非常漫长,天气也一天比一天更加寒冷,而在这最冷的时候,我却惊奇地发现,沿河河边的柳树远远望去竟然有了一丝绿意。因为这个发现,我竟然萌生出了一个想要接近春天的愿望。回家翻翻日历,19901210日,再有十天就是冬至了,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,也是萌生春意的时候。

日子不紧不慢地走着,忙碌、辛苦而无奈。

早上上班去得很早,处理完当天所有的工作,我便穿好棉衣,径直向沿河河边的“匆匆那年”走去。

早场跳舞的人并不多。我环顾四周,不禁暗暗叹了口气。我走过舞池,走过稀稀拉拉坐着的人们,走到我经常坐的那个角落。

音乐响起来了,灯光柔和而温暖。

我静静地坐着,远远望着门口,看着那扇门开了又关上,关上又打开,人们出出进进,不知道她会不会出现。

时间过得很慢,我默默坐着,看着人越来越多。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我看见那个温暖的身影走进来,像梦一样地走过我眼前,走向离我有三个座位的地方-------是她!我莫名地有些激动,甚至忍不住要起身向她走去。

又一曲音乐缓缓响起,是慢四,一曲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唱得如泣如诉。歌曲像月光一样流淌着,撩拨着我的每一根神经,让我有一种渴望,想要走近她,想要说点什么。我犹豫着,朝她走过去。我迟疑着、忐忑着,惴惴不安地按捺着一种莫名的期待。

“能请你跳一支舞吗?”我第一次发现我的声音是这么小,小得只有我自己能听得见。

“啊-------好啊!”她惊讶地回头看着我,还是那清脆得如同铃铛一样的声音。

我看见,她有一双闪闪的大眼睛,笑容是那么爽朗。

就如同密云间忽然冒出了太阳花,一切顿时明亮了起来。

她站起来,把裙子往下拉了拉,又抬手把刘海捋到耳朵后面,我这才发现,那瀑布一样的长发在她脑后扎起了一束马尾,而这高高束起的马尾,为她圆润的脸庞增添了一份清丽。

她跟在我身后,轻轻穿过一排排沙发,穿过人群。我觉得我的脸有点发烫,到处阳光明媚,如沐春风,脚步轻快地像要飞起来一样。

我张开手臂,她稍稍迟疑了一下,抬眼极快地看了我一下,把目光移走,左手搭在了我的肩上。我轻轻揽着她的腰,随着音乐开始移动脚步。和她离得这么近,我熟练的舞步拘谨而慌乱,我甚至不敢呼吸,不敢说话。她被动地配合着我的脚步,动作笨拙而僵硬,时不时踩在我的脚上,我明显地感觉到,她想逃离。这样僵持着,在舞池里移动着,我完全没有听见音乐,没敢看她 的脸。她稍稍低着头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时间过了很久很久,音乐终于停了下来,她逃也似的离开了我。我在原地怔了怔,看着她离开我,匆匆走远,回到了她的座位,那一束马尾终于安静地伏在沙发靠背上,看不见脸,看不见眼睛,什么也看不见。

音乐在停了一会儿后,又慢慢开始了它撩人心扉的节奏。一曲轻快的《冰糖葫芦》充盈了整个空间。我远远望着那一束安静的马尾,还是迟疑地走过去邀请了她。

我们就这样一句话也不说,在若即若离中,在迷蒙的灯光和音乐中慢慢移动着脚步。看不清对方的脸,不知道她是谁,只感觉到一份温暖在冬日里弥漫着整个身心,舒适、恬静,夹杂着一点小小的喜悦,一份静静的期待。

又一支音乐开始 了,一曲《梁祝》悠远、舒畅而又深情。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在舞池里游弋,慢慢在人群中走着,时间像停止了一样,我想起了千年之前那似曾相识的同窗读卷,想起了那小桥流水边的十八相送,想起了那个娉娉婷婷的小小九妹,还有那对飞越了时空的蝴蝶。

我不敢看她的眼睛,但我能感受到她那如同清泉一样的目光,在暗夜里是那样温和,我知道我愿意待在这温和如水的柔波里。

时间慢慢走着,我们感受着这热闹里难得的静谧。

散场的时候,我终于开口约了她。

            匆匆这些年(一、二) - 乡岩 - 乡岩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