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岩的博客

爱出者爱返,福往者福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匆匆这些年(三)  

2016-06-18 07:27:23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三天后,我们又在“匆匆那年” 见面了。

她穿了一件淡紫色羊绒衫,配着一条黑色长裙, 长发披在肩上,宛若一枝雏菊,清丽地开放,带着一缕优雅、一种从容、一抹芬芳、一份朴实,和淡淡的幽香。

我们坐在那里,静静地说话,远远近近、亲亲疏疏,漫无边际。一切自然地就好像一切本来就是这样,而我们只是多年来不曾见面的老朋友,只是重逢的故人。

她比我小两岁,是一个六岁女孩的妈妈,而我儿子今年刚好八岁了。我们各自有一个温馨的家庭,生活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台水市里,各自努力着、奔波着、辛苦着、迷茫着。她所在的工厂效益不好,只好在一家保险公司做兼职。而我也一样,在一家电器公司兼做销售,相似的经历和境遇让我们有了更多的话题。我看着她,心里暗暗一遍遍问自己,不知道这样的生活状态,为什么没有让这个已近中年的女子失去自信和优雅,依然有着那样清脆的铃铛一样的笑声呢?
  
我们说着话,坐了很久很久。不知什么时候,音乐悄悄开始了。悠扬的小提琴曲《今夜无眠》如水一样漫过心田,漫过安静的夜晚,浸润着悠悠的往事。

我们随着音乐,轻轻起舞。

我看着她的眼睛,那一泓泉水一样的眸子,清澈而明亮。我轻轻揽着她,感受着她的温热和柔情。音乐起了又落,停了又开始,舞会结束了,人们三三两两说着笑着陆陆续续离开了。她看着我什么也没有说,我轻轻俯下头,极轻极快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接下来的日子变得轻快而充满期待,我每天忙着上班,下班去拜访客户,销售那些之前觉得枯燥无味的小电器,然后满心欢喜地回家。在路上,在工作之余,总会不由自主地想一下她,想起她的笑声,想起她的样子、想起她看着我眼睛的样子,想起她那笨拙的舞步和邻家姐姐一样的温润。这样的想念,让原本枯燥无味的生活,有了不一样的感觉。

在等待与向往中,我终于等到了和她见面的日子。

吃完晚饭,我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对着镜子细心打扮了一番。然后穿上大衣出了门。

已经是春天了,傍晚还是让人感觉有点冷。我走在空荡荡的路上,一阵风吹过,只听见两边的白杨树轻轻吹着口哨。而宽敞的路面在路灯的照映下,泛着幽幽的光,光洁极了,安静极了。

我沿着东大街一直走,走到十字路口,再向南朝着公园路上的台水市人民公园走去。公园路是一条老路,绿化很好,路两边是两排高大的银杏树,一到秋天,金黄色的银杏叶就像一把把小小的扇子,在枝头哗哗歌唱,树上的白果一颗颗圆溜溜的亮晶晶的,可爱极了。台水公园离我家不是很远,我很熟悉。我一边走着,一边想像着一会儿就要见到她,心里充满了欣喜,就连这公园和路上的每一棵树,都觉得是那样的亲切。

我站在公园里的亭子边想起那铃铛一样的笑声,不觉自己感叹了一下,一个温和实在得如同邻家姐姐的女人,怎么会有那么清脆的笑声呢?

“你来了?”我听见一个声音在身后轻轻响起,不觉一怔。

一回头,就看见她站在我跟前。一件半长的灰蓝色大衣,一条浅色丝巾,柔和而清爽,还是那柔和的长发,还是那一双眼睛,只是多了一份暖暖的笑意。

我很惊讶地问她什么时候到的,她笑了笑说“早就到了。”

她说她一直看着我在这里独自发愣。

我看着她,想想我刚才的想象和欣喜,甚至那小小的急切,竟然什么也说不出,似乎所有的不安与浮躁,在她这里便在瞬间变得平静而闲适了。

我们在安静的公园里一边走,一边说话。

她是一家电器公司的维修员,原本有着一份不错的工作,这份工作的报酬虽然不是很高,但和丈夫一起努力,足以支撑一个家庭,给年迈的父亲和女儿给一个稳定的生活。一个妹妹早已出嫁,离家远很少回来。父亲和弟弟一起生活,各自都很忙碌,这些年多是她悉心照顾老人和孩子。不想从去年开始,厂里要改制,基本上处于半停产状态。工厂不生产,她和厂里的其他人一样便没有了班上,收入也很少了,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境。可日子还得过啊!她开始做起了兼职,给别人帮忙卖衣服,在小作坊里打短工--------为了能在工作的同时照顾家、接送孩子,后来只好在一家保险公司做起了保险推销员。

风在月色里一阵一阵吹过,吹到脸上凉飕飕的。

我听她慢慢地说着,没有抱怨,没有悲哀,没有艰辛,就像在叙述一件和她无关的事情,就像在讲述一个遥远的故事。她说想要生活得更好,她会努力,她会给女儿给家庭一个更好的期许。我停下来,静静地看着她,看着她明亮的眼睛在夜色里清澈如水。她站在我面前,头发柔和地披在肩上,柔软的围巾堵住了半边脸。我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是该鼓励、安慰、称赞,还是同情?我自己也说不清。她也许不需要同情,不需要安慰,不需要鼓励,因为她很平静,没有一丝懊恼和悲伤,而太多的语言和感情,在这样的时刻,无论怎样表达都让人觉得不合适。可她是一个女人,一个不算很美丽,却很温和很坚强的女人,我该怎样去帮她,还是默默地听她说话呢?或者,这样的交流,这样的倾诉本身就是一种信任和慰藉吧。

她抬起脸看着我,我们默默相对,相对无语。时间在暗夜里流水一样,带着眷恋、希望、挣扎、无助和悲伤,在我们之间静静流淌。

我轻轻揽过她,紧紧抱她在我的怀里。她本能地挣脱了一下,而后安静地伏在我的胸前,一句话也不说。我抱着她,就像抱着我最亲爱的孩子,生怕一放手就会失去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之前所有的心跳,所有的喜悦与期待早已随风而去。我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来说给她,不知道怎样说才不会伤害她,不会让她伤心,不会让她感觉到委屈。

“没事,一切都会好起来,有我呢!”我说。

她依然不说话,我感觉她在啜泣。我抱紧她,拍了拍她的背,然后捧起她的脸,我看见一行晶莹的泪珠,无声地划过她的脸庞。我默默俯下脸,静静地吻去了那无声的泪水。

已经很晚了,我们默默牵着手往回走。

走到她家门口,她抬眼看着我,我分明感觉到了那一份眷恋与不舍。

她说:“我送你先回去吧。”

我想拒绝,但看着她的眼睛,怎么也说不出口,只好又默默返回。一路无语,到了我家门口,我又坚持送她回去。夜已经很深了,我们走回来又走回去,走到她家又走回我家。最后,我们只好说走到中途分手,各自不必相送,这样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。

我站在暗夜的风里,看着她的身影越走越远,越走越远,直到消失在路的尽头,心里便涌上了一种悲切和疼爱,悄悄地紧紧地握紧了拳头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匆匆这些年(三) - 乡岩 - 乡岩的博客

 


                一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