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岩的博客

爱出者爱返,福往者福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匆匆这些年(四、五)  

2016-06-18 07:29:55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春色渐渐浓了起来,东大街两边的白杨树远远望去,已经一片葱茏。一阵风过,那些小小的叶子便在枝头舞蹈,在明亮的阳光里,闪闪地泛着银白色的光,好看极了。而这样的春色,却在我的匆匆脚步里被辜负了,我似乎从来没有停下来细细地去欣赏它。

我依然忙碌着,而这样的忙碌并没有让生活现状有多大改变。单位改制,没有一个月能够正常上班,拿到的薪水也是越来越少,我不得不加班加点地挤时间去做推销。在这样的日子里,我会想起她,想起她那一张温润的脸,那爽朗的笑和清澈的眸子,和那散发着温情的柔暖的身影。其实,说想起并不是很确切,有时候会想念她,会一遍遍回忆和她在一起的时光,回忆那一份喜悦、甜蜜与自在,和那似乎一直停留在我手里的温热。

日子还是一样地忙碌和辛苦,所有的疲惫与无奈,被短暂的幸福冲刷得云淡风轻,仿佛是一夜之间,生活变得有趣而充满憧憬。我努力着、奔波着,想念着、坚守着,却始终不敢去触碰,哪怕是一点点的轻举妄动,都会让我觉得是对那种美好的一种亵渎。

冬去了春来,雪化了冰开。寒冬里那些光秃秃的枝桠,早已经绿荫浓郁,而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她了。这样的状态到底是疏远还是无奈,到底是忙碌还是距离,我也说不清。但我知道,我想念她,想看到她的长发,想听到她的笑声,想再一次牵着她的手,轻轻抱着她,让那温柔平复我的浮躁,让那清澈洗涤我满心的浮尘,让我享有一份短暂而又难得的自在与宁静。

我去“匆匆那年”,坐在那个熟悉的角落里,看着人们出出进进,来来去去,舞场聚了又散、散了又聚。我看着她坐过的那个沙发,似乎她就坐在那里,长发依然,笑容依然。

可我一次次希望而去,失望而回。

走过沿河河畔,那些柔软的柳枝,默默随风起舞;

走过东大街宽阔的路面,两旁那些青绿的背面银子一样闪亮的叶子,脉脉颔首;

走过公园,走过公园里那些亭子、那些花草、那条熟悉的小路,我想起那些曾经一起走过的时光,那些在路上依稀可见的温馨,那些还在耳畔的低语浅笑。所有的一切,就像电影一样在我眼前一遍遍回放,而我却不知道是否还能见到她,是否还能重温那如水的温情。

当我几经周折,得到她的消息时,我几乎是睁着眼睛,一遍遍想像着她的样子等到天亮。

早晨的空气清凉而舒适,和煦的风拂过脸颊,带来一种淡淡的喜悦和急促的轻快。我骑着自行车,穿过大街,穿过楼群,拐进一条陌生的小巷。

远远地,我看见了那个身影,罩在一件肥大的白大褂里,长发随意在脑后挽了一个结。是她,是她!那是一个路边的早点小摊,白花花的蒸汽时不时弥漫着整个小巷,她的身影在白色的雾霭里,一会儿迷糊了,一会儿又清晰了起来,清晰了又隐隐绰绰。我看着她不停地招呼着吃饭的人,不停地走来走去,看不清笑容,听不见那铃铛一样的笑声。顿时,心里涌起一股悲凉,眼前一片模糊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才慢慢回过神来,朝她走了过去。

我站在她身后,看着她,看着她熟练地拿起碗,擦干净,把早就做好的豆腐脑,小心翼翼的盛到碗里,再在上面撒上香菜,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腐脑,映衬着鲜绿便在小桌上了。我轻轻走过去坐下来,我听见她及其惊讶地“啊--------”了一声,才回过头冲她笑了笑。她拿着一双筷子,愣在那里,不认识似的看着我,足足有两分钟不说话。

我看着她,看着她的眼睛,看着她有点憔悴的面容,看着她那惊讶中有点欣喜、有点委屈、有点幽怨、有点仓促的神情,一句话也不说。慢慢地,我看见一层薄雾湿润了她的双眼。

她给我准备好了吃的喝的,然后轻轻笑着说:“我请你吃早点。”
  我说:“好。”

我们便不再说话,看她忙碌着,我坐了一会儿,请她明天来我家做客,她看了看我,笑了笑答应了。

第二天是周末,我早早起床洗漱完毕,彻彻底底地把家里收拾了一边,换上了干净的床单被罩和沙发套。然后把所有的花搬到卫生间冲洗干净,晾干了水,再把它们放到了最合适的地方。精细雅致的金叶兰放到书桌上,憨憨的君子兰放到电视柜旁边,高大的吉祥树搬到阳台边能晒到太阳的地方,茁壮的金钱树就在窗户旁的地上。还有那开着漂亮玫红花朵的太阳花,在窗台上笑嘻嘻地看着我。我左看右看,站在哪一个角度,那些花花草草,那些刻意摆放的东西,都是那么舒服,便兀自哼起了歌。想想,再来一曲轻音乐,洗出一盘水果来,又把门口的鞋子摆放整齐。当我终于可以擦去细密的汗珠,安静地坐下来欣赏音乐时,已经快九点了。

我一遍遍想象着她会怎样出现在我的面前,会是怎样的表情,怎样的打扮,怎样的笑容,或者高高兴兴,或者犹犹豫豫,或者或者----------他不会不来吧!我不禁有些莫名的担心。

我终于听见楼道里有高跟鞋的响声,不禁一阵欣喜,走到门边,却听见那高跟鞋“噔噔噔”直接往楼上去了,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。又听见有人走上来,走过门口,又走远了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我一分一秒地等待。

终于有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来。
  我打开门,她就像一阵风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。 

一件漂亮的碎花连衣裙映衬着那张白皙姣好的面庞,一头黑发柔顺地披在肩上,而那一双俏丽的高跟鞋为她的圆润温和平添了一份隽秀。就像风中开放的一枝雏菊,带着一份清新忽然而至,我那按捺不住的激动,瞬间竟然安静下来,只剩下了一种静默的亲切,之前想了无数遍的话,竟然一句也说不出来。

我手足无措地招呼她,让她喝水、吃水果,不停地语无伦次地说着闲话。
  她坐在那里默默看着我,不声不响。

我感觉她笑嘻嘻地盯着我,那眼睛里亮闪闪的东西,一直穿透了我的心。刹那间,一种异样的感觉让我无法抑制。我们默默地看着对方,时间在这样的对视里停了下来,我只听见自己的心撞击着胸膛,让整个世界都在颤栗。

 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世界在瞬间被融化了,就像一堆甜蜜的牛奶糖,在热烈的阳光里,消软、胶着、发酵,迷醉而慌乱地燃烧起来,我们的身体、头发、灵魂乃至整个世界瞬间都燃烧了起来。


 
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五

早晨的到来,让人永远觉得清新而愉快。

我徜徉在清晨明媚的阳光里,走在沿河边上,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泛着金色的光,人们悠闲地垂钓,孩子们一边走一边嬉闹;看着亲密的情侣在晨光里牵着手窃窃私语。一切是那么安静、那么悠远、那么闲适而自由。

电话在这样美好的晨光里,清脆地响了起来。

“你在哪里呢?和谁在一起?做什么呢?”她在电话里急切地问道。

“你到我家来,就现在!”从没有听过她这样的语气,我一时间竟无言以对。

愣了一下,我便匆匆朝她家赶去。

我一边走,一边飞快地琢磨着。

以她一向的温和和爽朗,怎么会如此急促,到底发生了什么?这么着急地喊我去,到底为什么呢!很快到了她家门口,我有些忐忑,犹豫了一下,还是敲响了门。

她旋风一样冲到我眼前,定定地看着我。

“吃饭了吗?她问。

“哦,没有啊!”我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着急。

她不说话,就进了厨房,一会儿,热腾腾的鸡蛋羹就做好了。她看着我吃完,就在旁边盯着我,我分明看见,那一双清澈的眼睛里有一种焦灼的光,继而噙着晶亮的泪花。

  我一把揽过她来,抱着她,就感觉她的双肩在默默抖动。

我问她到底为什么这么着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过了很久,她才抬起头来,看着我说:“ 这么久了,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”

我轻轻亲了亲她的脸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她突然间脸上划过一丝光亮一样地,划过一种心疼、爱怜、羞涩、还有那么一点点胆怯。低低地说:“想你了----------

我看见外面非常明亮,阳光如水一样地从窗口泄进来,那么大的一束,那么亮的一片。在那耀眼的光华里,有许多小小的灰尘缓缓游走着、相互萦绕着、默默旋转着。我想,那该是怎样一个世界,有爱有情有着默契与相持,安静而又热烈地在一起生活,在一起舞蹈,又不相打扰,什么也不说,热烈却永远相安无事,永远相亲相爱。

这时候,我看见了放在桌子上的一张照片。照片装在一个漂亮的相框里,里面的人笑得那么灿烂,似乎全世界都在笑,笑得屋子里亮晃晃的。

站在前面的是一个极可爱的小女孩,齐耳的短发,笑眯眯的眼睛,那稍微有点翘的小嘴巴,和身后的妈妈一模一样,而从那圆润的脸庞和眼角,就能看出爸爸的影子。我看着看着,就觉得这世界在慢慢走远,到最后遥远地如同一首童谣,在记忆的无涯里,轻轻唱起,委婉、缠绵、眷恋、温暖。

我松开手,牵着她的手,坐在沙发上。

“这是你女儿吗?”我问她。

她眼睛里顿时亮了起来,开始说她可爱的小女儿,我静静地听着,似乎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就在眼前。等她说完了,说得累了,我才说:“真好啊!”

“是啊,真好!”她回应了一声。

我们坐着,没有说话。
  在时间的无涯里,我们彼此对望着,紧紧握着手。我感觉好像握着一个美丽光洁而又透明的世界,这个世界只能静静地守护、默默地爱惜。我是那样地小心翼翼,生怕稍微不注意,就会碰碎它。
    一种感觉让我觉得是该离开了。

匆匆这些年(四、五) - 乡岩 - 乡岩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